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我欲与君相知一

2019年07月01日 栏目:故事

我欲与君相知(一)他和她彼此都不认识,但每天在这个下班高峰的时间,他总能看到她。会注意到她算是一个偶然,他从不会留意身边的任何人掩或事物

  我欲与君相知(一)

  他和她彼此都不认识,但每天在这个下班高峰的时间,他总能看到她。会注意到她算是一个偶然,他从不会留意身边的任何人掩或事物,有的事真的就只是凑巧,凑巧在他转头的瞬间,时间像顿时停住一样。如同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时间刚好对,而又凑巧的遇上了,就有了现在的我的降临,若晚一分或晚一秒,那现在的高襄阳会是谁,或许世上就不会有个高襄阳。

  3月15日,那天若没加班,然后赶上一班未班车,大概就不会碰到她,简单朴素的装扮似乎并不适合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她的装扮不是自己所喜欢的。自己的心却说不清的跳动了。在等车的空档,高襄阳借机仔细的打量了她。瘦小白皙的脸,一头乌黑却并不柔顺的头发,乱乱的。小巧而直挺的鼻子上有着几颗斑点,略带冷漠的薄唇。一件宽松的却显年数已老的T恤,继续往下,裤子上的皱痕明确的告诉自己已久未更换,越看眉头皱得越紧,但目光好奇的移到脚上的鞋子的时候,高襄阳忍不住呻吟,鞋面上露出的那个脚趾头明确的看诉了自己,他竟对一个街头流浪的女人产生感觉。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不自在的理了理领带。看着前方,目不斜视。

  在看见公车的身影时让高襄阳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站牌前虽不止他俩,但他却感觉这个周围就只有她,毫无任何人。

  坐上车位,望了眼窗外,那女人已不见,好奇的搜索了四周,人不见了。去那了。

  “先生,您,好,可以麻烦您将包拿开吗?”转过头,正准备说话的嘴在看到不久前曾被自己打量的女人,就这样面对面出现在自己眼前。不,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如婴儿一样,干净清澈。高襄阳不自在的拿过公文包,有史以来的次,感觉到紧张。和刚才的感觉一样,周围有人,却依然感觉只有他俩。

  “您!”她淡淡的开口,轻柔的声音如三月春风。

  “啊!”高襄阳困惑转过头,瞬间又移开。虽然只是瞬间,心却漏跳了半拍,她是他所喜欢的类型,柔情似水。

  “我叫白然。”女人淡淡开口。

  高襄阳困惑的转过头,她是在跟他说话吗?“您,好!我叫白然。”

  “你好!”高襄阳客气道,随后想到什么。“我叫高襄阳。”

  在高襄阳下车后他能听见背后传来细微的只有他俩听得到的话,让他尴尬的对她歉意的一笑。“我不是街头流浪的女人。”

  从那次后,在每次下班高峰期人挤人的情况下,他总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看到她,就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不似身边的喧哗,安静的像整个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但高襄阳能确定,自己每次看过去的时候,在那张瘦小的脸上总能看到微笑。或许是错觉,那微笑让人错觉得如同是一个女人深爱着他的男人。想到这点,高襄阳尴尬的转过头。白然,在他生命中凭空出现的女人,毫无一点征兆,充满神秘。

  4月28日,依然是毫无一点警告,高襄阳紧张的看向走向自己的女人。虽然装扮已不像次的简单朴素,但他依然能够认出她来,但依然像周围没有任何人一样,毫无任何困难排开周围拥挤的人群来到自己的身边。站定,仰头,微笑。“您,好!还记得我吗?我叫白然。”

  高襄阳低下头,她今天施了些脂粉,装扮时尚,今天的她很明艳动人,妖娆性感。“你也刚下班吗?”

  “没有,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人。”

  “男朋友?”这个问题或许唐突,却依然不受控制的溜出口。

  白然想了一下。“还不是。”

  “好像每次下班都能遇见你。”这一个月来,每天下班四处搜索似乎已成为一种习惯,直到看到她就站在不远处,心里的石头才会放下。彼此虽不熟,但就是这么奇怪。

  “我在等我深爱的男人。”白然认真的眼眸看着他。她终于找到他了,虽然他已不记得自己,但已足矣,这样就好。时间不多,她只想好好珍惜。

  白然的眼神让高襄阳几乎真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她所深爱的男人。

  “等到了吗?”高襄阳不自在的问。

  “快了。”

  快了,什么意思?[1][2][3][4]

微信小程序怎么建立
拼团小程序商城
微信小程序官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