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无限基因吞噬 第140章 桂花树

2019年09月30日 栏目:故事

无限基因吞噬 第140章 桂花树孽缘?永不相见?夏凡听到这话,脸色铁青,轰然之间,向前迈出一步,强大的磁场如同一座山岳,朝着乔三生

无限基因吞噬 第140章 桂花树

孽缘?永不相见?

夏凡听到这话,脸色铁青,轰然之间,向前迈出一步,强大的磁场如同一座山岳,朝着乔三生压迫而去:“乔宫主,你这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吧?”

“老夫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念你年少无知,摧毁我广寒宫建筑之事,老夫可以不跟你计较。你走吧!”乔三生直接下了逐客令。

“在见到卢佳琪之前,我不会走!”夏凡束手而立,冷漠的看着对方。

“老头儿,你说让我们走我们就走,那牛爷的面子往哪里搁?赶紧交人,不然牛爷灭了你广寒宫!”

青犼站在一座七层青塔塔顶,斜乜着眼睛,居高临下地俯视乔三生。

乔三生轻叹,挥手道:“也罢,你随我来吧!”

说着,他就朝中央的一座宫殿走去。

“夏凡不要去,这老头儿没安好心。”青犼连忙提醒。

夏凡眉头一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好怕的!你且在外面守着,我跟他走一趟,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

夏凡让青犼守护在大殿前,不许任何人靠近。他自己则追上乔三生的脚步,随他入殿。

这座大殿非常宽阔,中间有一座错金螭兽炉,焚烧香木,白雾袅袅,使整座空间都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香气。

“坐!”乔三生指着旁边的一张枣木椅子,等夏凡落坐,他便扬声一喝,“上茶!”

当即,有一名小厮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斟上两杯茶,又退了回去。

“夏道友,你尝尝我广寒宫独有的桂花茶!”乔三生笑着道。

“我现在没心情喝茶,把人交出来,我就离开!”夏凡没有动茶杯,不咸不淡地说道。

“呵呵,年轻人,就是心急。你先把这盏桂花茶喝掉,然后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如果怕茶里有毒,可以跟老夫换杯!”乔三生目露奇光,像是能看透夏凡的心思一样,每个字都敲在他的心坎上。

“不用了!”夏凡抓起茶杯,直接一饮而尽。

“好,爽快!”乔三生也同样抓起茶杯,不过却没像夏凡那样心急,只是轻轻抿了一小口。

“有什么话就直说,我赶时间。”夏凡不耐烦地道。

乔三生眯起了眼睛,道:“难道你没发现,我这茶水中有什么特殊之处么?”

“特殊?”夏凡心中一惊,立刻闭目内视,发现那团茶会在自己腹中,居然化为了一股青气,顺着经脉游动。当他将这青气引导进能量核后,心念微动,立刻将其碾碎,化为一股非常惊人的能量,让他精神一振

,“茶水里,居然有特殊能量?”

“广寒宫内,玉兔捣药,桂花飘香……你刚才所喝的茶,便是采自月球上的桂树。一杯桂花茶,所蕴含的能量,相当于一名普通进化者苦修一年。虽然炼化起来有些麻烦,但好处却是不言而喻的。”乔三生非常镇定地解释,眉毛低垂,不动声色地观察夏凡的表情变化,想从他的脸上看到震惊与惊恐。

然而他失望了,因为夏凡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还算不错。”

“夏道友难道一点都不好奇,这些桂花是谁采摘的么?”乔三生忍不住道。

“肯定不是你。”夏凡毫不客气地说道。

“哈哈,道友你真会开玩笑。没错,的确不是我。我这桂花茶,是一位贵人相赠。那位贵人,便是要跟卢佳琪重新结缘之人。我这样说,你应该能明白吧?”乔三生说得非常含蓄,脸上笑容灿烂。

夏凡仔细琢磨他这几句话,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能前往月宫,采摘桂花的人,至少是星辰境。乔三生的意思是说,有一位星辰境的家伙,看上了卢佳琪,对方实力强大,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要让自己知难而退。夏凡脸色一沉:“你是在威胁我?”

“你近迅猛崛起,锋芒太盛,就以为整个世界上,已没有能压制住你的人了?实话告诉你,你所看到的世界,不过是大千宇宙的冰山一角。地球刚刚进化,很多强大的存在,都还蛰伏未出。我劝你,要收敛锋芒,不要觊觎根本得不到的东西,这样才能活得长远!”乔三生一副悲悯之色。

夏凡瞳孔一缩,问道:“这些话,是你背后的势力,让你带给我的?”

“你可以这样理解。”乔三生不置可否地道。

夏凡心中狂震,没想到广寒宫的背后,竟然还有更强大的势力,在给他做靠山。而且听乔三生话里的意思,对方很可能比武天极更强,只是一直很低调,隐匿在某个地方,蛰伏未出。

一旦时机成熟,这些人同样会现世,搅动风云。

“看来,你也不过就是受别人操纵的傀儡而已,卢佳琪并不在你这里。我也有一句话,要你带给那些人。”

夏凡刚刚已经用磁场,探查了整个哀牢山,都没发现卢佳琪的踪影。

“什么话,你说!”乔三生连忙道。

“卢佳琪是我夏凡的女人,如果她少一根寒毛,无论他们是谁,都会遭到血洗,寸草不生。”

说完这话,夏凡一挥手,杀气腾腾地说出这一句话。

他没等乔三生回答,起身便朝大殿外走出。在他即将跨出殿门的时候,心中微动,从脚底流出一滩黑色金属液体,迅速沿着门廊蠕动,跟大殿墙壁上的金属融为一体,连那乔三生都没发现他的这一小动作。

他刚跨出大殿,青犼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我们走!”夏凡没跟青犼多讲,带着它腾空而起,离开哀牢山。

在夏凡离开后的片刻,那大殿门“咣”地一声关闭。

“真是个狂妄的小子……”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从大殿的一角响了起来。

乔三生就跟火烧屁股一样,本能地跳起,连忙冲着那角落躬身道:“尊使!”

这时,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来一名身穿黑袍的银发老者,手拄蛙头禅杖,步履沉稳而有力。

“行啦,不必多礼!”这银发老者大咧咧地坐下来,挥手让乔三生起身。

“尊使,我已按照您的吩咐,对那夏凡进行警告。只是,此人还是不肯放弃……”乔三生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跟他的谈话,我都已经听到。我家主人,本是看在嫦娥仙子的面子上,才对那人开一面,打算让他知难而退。他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老夫心狠手辣了。只要我们做得干净利落,相信嫦娥仙子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跟我家主人撕破脸面。”那银发老者冷哼一声,淡淡说道。

“那依尊使的意思,乔某应该做些什么?”乔三生躬身问道。

“这件事你不用插手。”银发老者摆手道。

“是。”乔三生恭顺地道。

那银发老者话锋一转,问道:“那株桂花树如何了?”

“兴许是沉寂得太久,还是没有发芽的迹象。我已经命令下去,让人抓紧时间研究桂花树的生命状态。”乔三生慌忙回答。

“这件事才是重中之重。那株桂花树,是主人费了很大周折,才从月宫遗址中挖掘出来的。虽然在数百万年前月宫毁灭一战中,被大火焚烧,变得焦枯。但桂花树生命力顽强,根毁而不灭。只要条件适合,必定能够在地球重生!”银发老者神情凝重道。

“是是,此事我必定会加紧督促,不让下面的人有一丝毫懈怠。”乔三生保证道。

“带我去看看吧!”银发老者似乎仍然不放心,决定再亲自去看一遍。

乔三生自然不敢违逆,便带着银发老者走出了宫殿。

在他们离开后,一滩黑色金属液体从墙壁上滑落,沿着大殿的缝隙钻了出去,一阵扭曲后,竟然化成了一只翠鸟的模样,振动双翅,朝哀牢山外围飞去。

长春有治牛皮癣的好医院
广州盆腔炎症方法
山东附近有什么妇科医院
沈阳专业治白癜风的医院
湖北哪些医院治疗宫颈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