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饲仙记 39 相似的人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时尚

饲仙记 39 相似的人那名男子扶起了荣天真,自然有人过来给她用药,让她清醒过来。清醒的同时,荣天真忍不住红了眼睛,她打算不玩了,因为她

饲仙记 39 相似的人

那名男子扶起了荣天真,自然有人过来给她用药,让她清醒过来。清醒的同时,荣天真忍不住红了眼睛,她打算不玩了,因为她受不得这样的苦,但是当她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她忍不住叫出来:“陆翼尊,是你吗?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那名男子很奇怪地看着眼前昏倒后被他救醒来的男子,他是身份尊贵的小王爷,苏瑾瑜,他身上的服饰那么显眼,麒麟国除了皇族只有苏家封王,这个人为什么会叫他陆翼尊呢?

苏瑾瑜身边有个侍从就忍不住呵斥到:“这是我们家苏小王爷,不是什么陆翼尊,你认错人了。把我们王爷认作你的不入流的朋友。”

荣天真又仔细打量了这名男子几眼,还是觉得非常像陆翼尊,既然人家不承认,她只能笑着说到:“谢谢小王爷,我认错了,还以为您是我的故友。”

这时候太子段鑫昱也走过来,看着昏倒过荣天真叹了一口气,对他说到:“像你这样的体质居然能入选,真是稀奇,要是让你带兵打仗,估计还没有等遇到敌人,自己就要病死了。”

荣天真就等着这句话呢,她马上说到:“我试了试才知道自己是如此不堪大用,那么我今日就离开了这里,省得浪费学堂里的钱粮。”

段鑫昱从来没想过一个男人会这么没有毅力,做一件事情才遇到一点困难就主动放弃。这种人品的人不说当臣子,当个家奴都让他恶心。段鑫昱开口说到:“既然这样,你就滚出去吧。”

荣天真才不管那么多呢,随着蒋小苗的性格在她的灵魂中复苏,她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又不是麒麟国的人,她又不用争什么功名利禄,她还是个女人,女人要讲理吗?愿意讲的时候就讲,不想讲理的时候就翻脸吧,无所谓。

这种嘴脸让段鑫昱很是恶心。随后荣天真就要离开,离开时很郑重地跟那个什么王爷道谢,长得像陆翼尊,还在自己昏倒的那一刻抢先来帮自己。绝对是个好人,荣天真是真心感激。荣天真想要溜号,但是尹正岂会让他溜走,他派手下出来说话,就是不让荣天真离开。理由很简单,他看上的人,自然有用处,熬不住也要留下,不然就杀无赦。

荣天真也是火了,她当女皇也好几年了,头一次遇到比自己还嚣张的人,明面上不能翻脸,但是晚上可以溜号,她的面具很有用。随便换做其他人的面貌就能溜走了,了不起就不住京城了,去别的地方玩就是了。段鑫昱见自己的恩师这样安排也无可赖何,只能狠狠瞪了荣天真几眼离开了,倒是小王爷苏瑾瑜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尹正知道荣天真不想留在这里,他要是不拿出一点能够诱惑荣天真的东西,荣天真肯定就不留下来了。尹正在这个时候就正式出场了,他要带大家去看这几个月打算教授大家的东西,比如说战阵,比如说是如何克制魔物的方法。别的凡人看不懂那些玉简是什么,荣天真却知道那些东西的份量。尹正是修真者,他拿着可以对战尸魔的本事,荣天真的眼睛都亮了。她不打算走了,她要留下来得到这些宝物。

尹正把这些细节都看在眼里,他觉得仙君真是个厉害的人,懂得用什么鱼饵才会钓到鱼,哪怕这个人是女皇,她也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现在在学堂里的人不少都是和荣天真前世有瓜葛的人。让他们相遇,后面的好戏有的看了,小丫头要是陷入了情海之中,再想上岸修行就不成了。毁了她,等于就断了那群人的念想,凡人的命太短,到时候这些人就会永远失去她。等到荣天真的灵魂到了幽冥界,仙君一定会把自己的耻辱加倍奉还。

落入陷阱中的荣天真并不知道这次不论是法宝,还是行程都是在别人的算计当中,既然决定要留下,荣天真便做了打算,一定要坚持下去。体质不好是不是,那么就加强锻炼,很累的时候再作弊一下,戒指里不是有筑基修士级别的傀儡吗,关键的时候可以用上。

次日早上,荣天真很早就起床开始练习体能,昨天给大家一个坏印象,想要逐步改变人家的看法就必须踏实地做些事情。荣天真的行为落在了苏瑾瑜的眼里,他含笑对身边的太子说到:“太子,你看那个荣天庆还是愿意为国家效力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孱弱,现在一早在外面练功,您昨天的话还是让他有了上进心。”

段鑫昱看着荣天庆认真的样子,还是看不起他,反倒对苏瑾瑜说到:“瑾瑜倒是喜欢那个懦夫了,昨天看见他昏倒就带人上去救他,那个懦夫不是也把你认作他的一个朋友吗?肃王爷就是你一个儿子,将来王位也是你的,为了你的安全,找几个和你长相相似的人备用才好,你去问问那小子,他的朋友在哪里,介绍给你当个替身也不错。”

苏瑾瑜没想到太子会有这个想法,拿荣天庆的朋友当作自己的替身,让替身承担一些风险,他笑着拒绝到:“等我学会了太师的本事,一般人根本伤害不了我,我也用不上什么替身,毕竟想我这样玉树临风的青年才俊是很难找到的,我不信荣天庆的朋友会有我这样不凡。”

段鑫昱被苏瑾瑜的自恋打败了,两人说笑的时候,认真锻炼后的荣天真已经累得不行了,她只能结束这种艰苦训练,等待着学堂新的安排。尹正这次为了把荣天真留下,专门给这些学生上了一堂课,只是大家听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一种神通叫做传心术,尹正就拿来用了,在场的一百多名学生都得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知识,荣天真头一次听到了如何通过毁掉魔气来战胜魔族的事例,她很快就联想到了自己在南赡的国土如何收复国土。一堂课结束后,荣天真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课堂中,她原先是修士,入定修行是基本功,于是她在这个课堂入定思考到了晚上,让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苏瑾瑜和段鑫昱看着这个离奇的小子也是无语了。这个荣天庆真是一个怪人,她在纸张上写的文字没有人能够看懂,这个人难道是刘氏王朝派来的奸细,段鑫昱觉得这件事一定要查一查。尹正巴不得段鑫昱对荣天真产生了兴趣。要知道前世的段鑫昱是非常爱慕荣天真的前世的,如果段鑫昱发现荣天庆是女孩子装扮的,会不会有事情提前发生呢。

几天的学习生活过去了,这一天段鑫昱说动了尹正给大家放假,他要派人跟着这个有古怪的荣天庆。看看他是哪里派来的奸细,尹正为了方便段鑫昱发现荣天真是个女孩子,还特别送出一件凡人可以用的符咒,点燃之后可以穿过墙壁看清楚屋子里的情形,时间是半个时辰。

太子段鑫昱已经知道荣天庆是新来到都城,买了居所之后才有了户籍,他本来不用亲自去跟踪荣天庆的,但是有了师父给的神奇符咒,他便觉得不自己亲自去用便是浪费了好东西。段鑫昱在确定荣天庆回到家中再也没有出门的那个晚上,悄然进入了荣天庆的府邸。

荣天真能够游玩的地方只是这麒麟国。想着以后经常要到这里度假,她花钱就大方了些,这处院落是极为舒适的,里面的下人也有三十几人,一个人使唤三十几个人也不算多,荣天真是女皇,管理她日常生活的奴婢至少是五百人,所以三十多人对于她而言毫无压力。

有三十多人管理的院子,荣天真很放心,她在自己新家的浴桶里愉快地泡澡。还唱着小曲,把偷窥她的段鑫昱看得鼻血都要流出来了,他必须承认,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美。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他是娶了妃嫔的男人,却头一次发觉自己会对女人感到动心。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段鑫昱再也看不见美人了,只能很是惆怅地离开了荣天庆的院子。

尹正对于太子段鑫昱而言是个良师益友,他很快就跟尹正坦白了自己发觉荣天庆是个女子,自己可能爱上了她的事情。太子是唯一知道尹正是修仙者的人。他现在就想请求神仙师父帮助自己解决自己的心结。尹正就等着太子动这个心思,他知道万一段鑫昱用强的,荣天真一定会逃走,于是他教段鑫昱试着追求荣天真,他好很负责地告诉段鑫昱,这个女子是仙女,要是能成为他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一定可以成为麒麟国最强大的皇帝。

段鑫昱听到师父的鼓励便很自信地说到:“得到人算什么,只有得到心才可以显示出我的才干。我喜欢那位姑娘,如果我能娶她,一定要她真心爱上我。”

尹正夸奖了太子的男子汉气概,他让太子静下心来好好考虑如何接近荣姑娘。荣天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被段鑫昱盯上了,等她回到了学堂,第一眼还是主动去找寻苏瑾瑜,因为这家伙太像陆翼尊了,荣天真想成为对方的朋友。她和陆翼尊的友情虽好,但是因为星域的不同,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了,看着这个小苏王爷,当个替代品也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苏瑾瑜对这个荣天庆有着莫名的好感,不说她,其余的几位王公贵族家的孩子也是这般喜欢荣天庆,大约是因为荣天庆的气质和举止比其余的平民学生要好很多,混在贵族圈子里一点也不突兀。不管是礼仪和待人接物,都处处显示着良好的教养。荣天真没用到十天,就有了自己的圈子,在贵族中有人跟她玩,但是平民中却又不屑她的人,在背后议论她。

荣天真不以为意,她的目的是学会那些玉简里的知识,她又不打算和那些不喜欢自己的藤打交道。她是女皇,没有必要去讨好任何人。苏瑾瑜也成为了荣天真朋友圈子里的人,这次尹正安排了实战考验,要带队去边界线上清缴一些从前王朝的贵族势力,苏瑾瑜约荣天庆和自己一同出发。

这个主意是太子想出来要追荣天真的法子,他知道很多女人都是胆小的,一旦遇到危险之后被救,一定会对救自己的人有好感。这次太子就是想向荣天真证明他是个强大可以保护女人的男子汉,苏瑾瑜突然提前邀约荣天庆。打乱了段鑫昱的整个计划,但是这种事情又不能说,最终太子还是把苏瑾瑜也放在了自己的队伍中。

听说要去边界打仗,荣天真是一点也不愿意去,她总是记得修真者要积累功德,但是上了战船之后,还能不杀人,不伤人吗?这样损功德的事情,荣天真自然是不愿意去。太子观察着荣天真的举动,只是悄悄想到,女人哪里是愿意上战场的,只要她害怕,他就有机会收复姑娘的心。

苏瑾瑜只是因为和荣天庆谈得来才愿意带着荣天庆,他的心很善良,他的管家带着很多药材,一旦在边界开战,会有无数人遭难,苏瑾瑜希望自己能尽自己的力量帮助这些无辜的人。刘氏王朝坐江山有两千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开始了魔鬼的行径,苏家也不会站在段家身边,一起打下江山,那些所谓的前朝余孽也不一定是坏人,大家只是各为其主罢了。

荣天真一直和苏瑾瑜走在一起,她对苏瑾瑜的评价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心地善良,不适合做个带兵的人。反观她自己,从前在十二花宫修炼出了善良品性,在当女皇的岁月中基本都抹干净了,现在突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像兔子一样无害的男子,多少有些感动。再看看太子段鑫昱,荣天真觉得那才是他的同类。(未完待续。)

北京国仁医院具体地址
合肥长淮医院口碑
陈香美院士(Dr.Chen Xiangmei)北京301医院
合肥正规白癜风医院
汕头治妇科病的医院哪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