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盖世仙雄 第四章 南柯一梦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盖世仙雄 第四章 南柯一梦“你们该死!”一声吼叫,一个白衣少年,如同猛虎般,对着另外一个锦衣少年暴冲而去,手如长刀,狠狠地劈向那锦

盖世仙雄 第四章 南柯一梦

“你们该死!”

一声吼叫,一个白衣少年,如同猛虎般,对着另外一个锦衣少年暴冲而去,手如长刀,狠狠地劈向那锦衣少年的肩头。

那锦衣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突然对着白衣少年横拍一掌。这一掌看似轻飘,实则力大无穷,更兼迅疾无比。

白衣少年惊骇,想要避之,已来不及。

但在白衣少年惊骇的目光中,锦衣少年这一掌狠狠地拍在了白衣少年的胸膛之上。一股大力猛然自掌间传来。

嘭!

白衣少年身形一抖,被这一掌拍中的瞬间,身体猛然倒飞,人在半空,一口鲜血急吐而出。胸口沉闷无比,五脏六腑形同易位般,疼痛难忍。

“你,该死!”白衣少年强忍着疼痛,挣扎着站起身来,再次对着锦衣少年暴冲而去。

看着白衣少年再次扑来的身影,锦衣少年的双眼徒然变得阴沉。这个废物,明知不敌,却一而再地纠缠,这让他觉得颜面大损。他更想看到的,是这个废物跪在地上求饶。

“骨头真硬,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锦衣少年怒极冷笑。身形一步跨出,已然出现在白衣少年的身前,一拳轰出。

砰!

白衣少年的身影,直接被这一拳轰飞,鲜血急吐,显得极其狼狈。

“萧长天,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外来的小杂种,也敢管我林栋的闲事?”

锦衣少年大喝,不待白衣少年起身,身体再次暴掠,出现在白衣少年的身侧,一脚踢在白衣少年的腰部之处。

砰!

这一脚极其狠辣,白衣少年更是毫无防备,直接被这一脚踢飞了近十米。

“你妈就是个万人骑的**,我骂她,你这个废物又能怎样?”

锦衣少年口中恶毒骂道,又出现在白衣少年的身前,一脚踢向白衣少年的腹部。

砰!

白衣少年再次被踢飞,口吐鲜血,鲜血之中,甚至带着些许苦胆,已然受了严重的内伤。

然而即便如此,那白衣少年还是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只是满眼恨意地看着锦衣少年,杀气腾腾。

“好倔的小子!”

“这小子如果不死,他日习武,必成大器!”

“那林家大少太过狠毒,对一个孱弱小子,出手居然如此狠辣!”

“不错,辱不及父母!要不是那林家大少侮辱了这小子的父母,又怎会出现如此局面?”

看着场中的白衣少年被踢来踢去,那惨不堪言的模样,很多人已经侧过头去,不忍观看。一些人纷纷出言,议论纷纷。

那言论落在锦衣少年的耳里,让锦衣少年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而白衣少年那充满疯狂恨意的眼神,则是让他变得更加愤怒,愤怒之外,还有一丝害怕!

“这小杂种,一定废了他,不然等他成长之后,绝对会后患无穷!”锦衣少年寻思,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恰在此时,一男一女上前,此二人,皆是锦衣少年的护卫。男的叫林谷阳,女的叫林谷雪。

林谷阳猛然间对着白衣少年挥出一掌,拍向白衣男子的面门。

“噗!”

血光四射,白衣男子直接被这一掌拍飞了数十米,无力的倒了下去,已然进气多出气少矣。

随手杀人,林谷阳却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拍了拍手,转身看着锦衣少年,恭敬道:“少爷,这小子不自量力,居然敢管少爷的闲事,我已经替你把他杀了。”

“没有实力,还想出头,这种人,死了也是白死,完全是咎由自取。”名叫林谷雪的女子冷声道。

“一年之后就是剑海镇五年一度的成年大会,到时候会有上城之人莅临,少爷的心思应该放修行上面,争取进入上城之人的眼里,加入修仙圣门,证道长生。”林谷阳接着道。

“不错!”林谷雪附和,道:“少爷的对手是另外几家世家子弟,像萧长天这种废物,随手解决就好!”

林栋的脸上闪过一丝傲然,道:“你们错了,少爷我早已是圣门子弟,这剑海镇,何来对手之说?”

“难道....”林谷雪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神色激动。

“不错!三天前,上城来使路过剑海镇,一眼就看中了少爷,说我身具隐灵根,只等成年大会过后,就将我收入门墙!”林栋锦衣飘飘,姿态傲然。

“恭喜少爷!”林谷阳、林谷雪齐声贺道,神色激动。

由不得他们不激动,奴随主贵,林栋成了圣门子弟,他们就是圣门侍卫,横行一方,谁敢招惹?

“少爷,这小子还有一口气在,我去杀了他?”林谷雪请示道。

林栋闻言,看向白衣少年,却见他的气息,正在渐渐增强。

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林栋向林谷雪使了个眼色,嘴上却道:“这....不太好吧?”

林谷雪心领神会,冷声道:“少爷仁慈,不肯伤他性命,但我等作为少爷的侍卫,岂能不替少爷着想,斩草不除根,祸患遗千年!”

“不错!这种无父无母的小杂种,杀了便是,谁敢乱说一二?”林谷阳附和道,以嚣张的眼神扫向四周,围观的人在林谷阳的注视下纷纷低下头来,不敢直视。

林谷雪则是提剑来到白衣少年的身前,对着白衣少年的咽喉,瞬间刺杀而下。

剑光闪烁,冰冷慑人,眼看就要刺穿白衣少年的咽喉。

在这一刻,本来奄奄一息的白衣少年,竟是身形一震,霍然睁开了双眼。

两道寒光自双目中迸射而出,竟让林谷雪的心中一颤,那下刺的雪剑也为之一滞。

“居然敢对我风雷剑主用剑?”萧长天眼中寒光暴涨,刹那间,就要举剑相迎。

然而,当他右手抬起的时候,却发现,右手空空是也。更在此时,一股锥心的痛苦,自全身上下不时传来,使得他那举剑的动作瞬间一滞。

“我的伤势!”萧长天惊骇,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身情况。

丹田之中真气空空是也,全身上下遍体鳞伤,五脏六腑形同易位,这样的伤势,不死,实属命大。

不对,我不是死了吗?萧长天愣住了。

自己分明爆破了九州鼎,与七大宗门的气海境高手同归于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现在却不是多想的时候,眼看那女子的一剑就要落下,萧长天精光迸射,纵然受伤严重,却仍然带着剑道尊主的威严。

那目光,让林谷雪心神颤抖,手中的长剑,却是如何也刺不出。

利用这一瞬间,萧长天就地一滚,抽身暴退。

“谷雪,怎么不刺下去?”林谷阳喝道。

那声音让萧长天顿住,视线逐渐清晰。

谷雪,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还有这山,这镇,这人,为何是如此的熟悉?

抬起头,一座荒山耸立当前,形似大剑,斜指青天,那是天剑山?

环顾四望,一个古镇,依山而建,背靠大海,这是剑海镇?

眼前,一个锦衣少年,一脸傲气,那是剑海镇三大主宰之一,林家的二少林栋?

还有那侍卫装束的一男一女,不正是林栋的侍卫黑白双煞,林谷阳和林谷雪吗?

还有先前那女子刺向他喉咙的那个场景,何其熟悉?

依稀记得,当年就是林谷雪持剑刺杀他的时候,他突然暴起,掷出九州鼎,与这三人同归于尽。

这里,分明就是他穿越到末法时代时的那个世界。而他,也回到少年时的他,正面临着一场生死危机。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在末法时代说经历的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还是说,在他爆破九州鼎之后,九州鼎又一次带着他穿越,而且,是穿越回了原来的世界?

可是,为何不见了九州鼎?要知道,当年他穿越到末法时代之时,可是和九州鼎一起穿越的。

这一切都是个谜,让萧长天的心绪莫名。

然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美好,两次经历死亡,对现在的萧长天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珍贵。而眼前之人,居然想要他死,那么,便是不可饶恕!

林谷雪闻得林谷阳那声大喝,终于自萧长天慑人的目光中回过神来,俏丽的脸上浮现一丝屈辱的怒意。

她是锻凝气二重天的强者,却被一个废物一个眼神吓住了,这要传了出去,会让她情何以堪?

林谷雪身形速转,手中的长剑,对着萧长天瞬息刺杀而来。剑法轻灵,有一丝缥缈之感,却带着冰冷的杀意。

如果是穿越到末法时代前的萧长天,这一剑,绝对会躲不开。然而那只是如果,现在的萧长天,在末法时代,被尊称为剑道尊主。

纵然他穿越回到这个世界之后,实力全无。然而他的剑法,仍然强大,他的眼神,仍然犀利。

林谷雪的这一剑,看似缥缈,剑轨莫名,然而那万般变化,早已倒映在萧长天的脑海之中。

眼见林谷雪一剑刺来,萧长天眼中精光暴涨,身形微动,宛如离弦之箭,一窜而出。

人在途中,萧长天侧身躲过林谷雪的长剑,忽而探出了大手,对着林谷雪手中的长剑抓来。

林谷雪一剑落空,眼看萧长天大手抓来,慌忙举剑格挡,却觉得右手一痛,一股大力自手上传来,让其身形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七八步。

再看手中,空空是也,长剑,早已落在了萧长天手里。

这让林谷雪惊骇,难以置信地看着萧长天。

萧长天,实力全无,居然能将她这个凝气二重天的高手逼退?还能从她手中夺过长剑?

这个世界疯了吗?什么时候,弱者也能够对强者形成压迫了?林谷雪脸上闪过一丝茫然的神色。

......

西安碑林医院在线预约
武汉博仕医院怎么走
安庆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贵阳有治癫痫的医院吗
深圳正规的看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