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踏天狂神 第410章 医治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健康

踏天狂神 第410章 医治苏墨话音落下没多久,那人的话语便就再一次的响起“有是有,如今我的身躯静止,只需要寻找到高阶药师替我治好身体上

踏天狂神 第410章 医治

苏墨话音落下没多久,那人的话语便就再一次的响起“有是有,如今我的身躯静止,只需要寻找到高阶药师替我治好身体上的伤口,然后将我的灵元火焰重新注入我的身体之内,我就能够恢复到原来的力量,但是寿命却不见得能够有多长了。◎,”

听着他的话语,苏墨的面色不禁一颤。如此秘法,虽然只是在重伤之时续命所用,但是确切的纵然是凡界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在苏墨模糊的记忆里面,也是听闻封老过关于天界的零零碎碎事情,这个位面大致被分为天地凡三界,其中有着一些关联之处,不过却也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进行逾越的。而天界,似乎是这个位面最高的层面,所以天界能有这样的秘法,也不算稀奇。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或许能够治好你的伤,而且也能够帮你注入新的灵元火焰。”苏墨开口着,不过对于眼前这人的话语,却依旧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

或许刚才他所的话,这一连串的故事,只不过是他为了从这里逃脱出去而故意编造的谎言,唯有最后那个才是真实的。那么如此一来,苏墨可能就会犯下什么难以弥补的过错。

毕竟,这人也不过是单口一,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他所的属实。而那所谓的壁文,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自然也是被消去,所以唯一的证明也完全没了踪迹。

虽然苏墨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过,我还是不能够轻易地相信你。”

转而,苏墨便就转变了一个态,对着那块磐石开口着,此刻的磐石或多或少动弹了几下。

不久后,那人爽快的笑声就再一次的响起“不错的心性,不过现在似乎应该是轮动我焦急了。”

那人依旧是一口老顽童的语气,开口这般着,而与此同时他似乎也是在陷入了短暂的思考,正在做什么有些艰难的抉择一般。

不过片刻,那人便就又一次开口道“证明我存在的证据我是完全都找不到了,不过我有一个方法能够让你相信我。”

那人虽一都是保持着轻松自然的语气,但是隐隐约约间苏墨也是听出了他逐渐的对于离开这里的渴望,或者是从苏墨到来之后这种渴望才慢慢加剧的。

听着他的话语,苏墨不语,而是静静的等着他出那个所谓的让苏墨相信他的方法。

“你替我治疗创伤的时候,可以在我要害保留一些药性,随时能够取走我的性命。不过我想单凭这样你还是不能够分安心,实际上经过这数十万年的时间,我的精神与身躯也开始有了分化,而为了不然二者彻底分裂,我才用我的九成寿命凝聚成生命本源。你若能够救得了我,这生命本源你便拿走。一旦我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大可以破坏生命本源,让我身躯与精神彻底分离。”

不多时,那人便就将这两个方法略微详细的了出来,苏墨静静的听着,感觉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对于生命本源这种东西,苏墨也是第一次听过,他不知道这所谓的生命本源是真是伪,或许连同这所谓的生命本源也是此人捏造的,那么这生命本源的有无与此人也没有什么关联了。

“生命本源是以寿命,也就是‘精元’凝聚而成,你只要能够识得精元,你便能够确定了,不是么?”

此人的,似乎也有些道理,苏墨略微的思索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

转而,苏墨又是添上了一句“我只能是或许能够治好你的创伤,但是在没有看过之前我不能够做十足的把握。”

“无妨,反正横竖都是在这里终老一生,倒不如找你来碰碰运气,有可能治好,那总比一呆在这里好得多。”那人着,言语间多少也有些乐天派的态。

苏墨听着,也只能是微微一笑。如果是换做他的话,应该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紧随其后,他也不再有任何的停留,伸出双臂,将双掌轻轻触摸到磐石之上。随之他体内普通灵药的药丹开始运转,一缕药性从他的手臂当中衍生出来,逐渐注入这块磐石当中。

磐石之内,在苏墨驾驭之下的这一缕药性终于是在不断的摸索着,因为无法确定那人所在的位置,所以只能够如此的摸索。

不过好在此人也算是活物,一diǎndiǎn的,在苏墨的感知当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生命波动,随着他驾驭之下药性的临近,波动也逐渐变强。

终于,苏墨触碰到了那人所在的位置。

“嘶……”

不过短暂的察觉之下,苏墨的眉头也是为之一皱。

此人身上的创伤,可以是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可以在他药性所过之处,无一不是创伤满载,甚至于不少经脉还有逆流导致破裂的地方。

单单是身体之外的创伤,若是换做是他人,恐怕就是会当场暴毙。而除却这体外的创伤,体内经脉的伤痕也是恐怖至极,每一处都能够致命,而这样的创伤纵然能够活下来,也只能够做一辈子的活死人。

若非他体内拥有神农药典的存在,恐怕会接选择放弃。

“神农药典?!”

霎时间,那人似乎是感知到了苏墨药性的存在,顿时一下子惊呼了起来,不过一下之后,却又是平定了下来,自己否定自己道,“应该是仿造本吧,呼……”

单凭此人的话语,苏墨也就能够确定此人是不相信真正神农药典的传承了。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苏墨便就饶有趣味的开口问道“你知道神农药典?”

“神农药典,我自然知道,狂灵的象征。不过若要提及这些,便就不得不谈到陈年旧事,不也罢。”很显然,这神农药典所联系到的事情,似乎是他所忌讳的事情,有不愿意再回想起的成分在其中。

而既然他已经这般了,那么苏墨也就不再继续问下去。

“子,你竟然身怀神农药典仿造本,你应该不是凡界的人吧?”纵然此人是来自于天界,但好歹也是在这凡界游历过数十年的人,想必也应该是知晓凡界的能量能有多大。

也就是,神农药典纵然是仿造本,也不是凡界所能够驾驭的。

不经意间,苏墨有开始有些想要知道,神农药典究竟是如何层次的存在。

而苏墨和此人也是一样,总有一些是不能够多的事情,所以言语之间,苏墨自然也是没有打算将一些细致的东西和他明“大概是吧,我不过是一个家族被灭了的孤儿而已。”

话语间,苏墨也是差不多了解到了此人身上创伤的大概,逐渐的就开始营造一些药性沉淀,终于是开始要进行修复了。不过,此人身上的创伤太过于繁杂,能否完全治好,苏墨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只能够将力所能及的先解决。

而听着苏墨的话语,那人倒是开口道“哦,看来我们两个也算是同病相怜的人啊。”

起来,此人的家族早在数十万年前就被灭门,而经过了如此的岁月,恐怕也已经被时间冲刷的干干净净了。的确,在这个方面用同病相怜这个词,也算是合适。

不过苏墨倒是一笑而过,用了这短暂的话语之间,他也是营造出了药性沉淀的状态。在此之后,他便就调动出了万灵七彩莲的药性来,注入到那人的体内,逐一开始进行从内到外的修复。

至少,按照此时来,将他身上的创伤修复到能够承载的下自己的灵元火焰,也就差不多能够让他出来了。等到出来之后,再进行之后一系列的修复。只不过,这样做的话他想要恢复到曾经的状态也需要花上个一年半载甚至于更久的时间。

虽然苏墨不能够他能够恢复到什么样的程,不过大概皇者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他曾经也是一名圣人。

“娃娃,你我聊了这么多,似乎我都还不晓得你的名字。”

片刻过后,那人终于又是开口,“我姓姜名力夫,起来我也有个几十万岁了,就叫一声姜老就是了。”

苏墨听着他的话语,嘴角倒是略微一抽。姓氏后面加一个“老”字,怎么也算是尊称,而眼前这个几十万岁的老妖怪,一都是一口老顽童的架势,现在这么一苏墨总觉得怪怪的。

“姜老……头。”

苏墨戏谑一叫,他并不是喜欢dǐng撞,不过就是看这样的不爽罢了,“我姓苏名墨。”

他的话音刚落,姜力夫最先是一下语塞,不过似乎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变得有些寂静之后,就是再一次开口问道“苏啊……在我的印象当中地界到有个苏族,不过应该和灭族扯不上什么关系。”

数十万年前的苏族,是地界绝对的霸主,那个时候的强盛,自然也想象不到如今被灭族的惨状。

“姜老头,实际上……”

苏墨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才是继而道,“我之所以会来到南海,是为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一都没有头绪,不过如果是你,不定能够帮我做到。”

“来听听。”姜老毫不犹豫的开口,毕竟此刻苏墨也是在为了解救他出去而努力着。/皮皮,

北京丰台医院怎么样
青岛内分泌糖尿病医院怎么样
甘肃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莱芜最好的妇科医院
邢台治疗龟头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