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也许在故乡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网络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灯红酒绿的街道,寒风凛冽中的人们。到了每一年冷的时候,我望着街道,看着半年以来它的变化,广场上多了一座雕像,游泳馆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灯红酒绿的街道,寒风凛冽中的人们。到了每一年冷的时候,我望着街道,看着半年以来它的变化,广场上多了一座雕像,游泳馆新建了一个泳池。此间的种种,熟悉而陌生,但无论故乡怎么变,我依然感受到它的温度,它对我的包容。即使我知道,是因为我单方面的对他的熟悉。

我会联想,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失去对故乡的熟悉,我在想,我现在只是离开了半年,不是半生,我可以看见故乡发生的各种细小的变化。三年呢?或许只是几座大型建筑的突兀,会刺痛我的双眼。十年呢?或许只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那里的变化,那里的人们,还能给我点印象了。半生呢? 我,不能回答我自己。

我想到海子,这个流星火雨般的诗人,我读不懂他,尽管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尝试理解。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多好的映衬。这里有黑夜,有冬天,有乡村,有我想表达的点点滴滴,我由衷的佩服海子,把我的思想和感悟准确而细致的表现出来,来反应我的思绪。不同的是,海子在哭,我在看。

海子哭了,在某一个角落,他曾经回到故乡,去找他的归属,然而,他失败了,故乡,变了,可是海子没有准备好。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

我读不懂海子,就像我读不懂梵高。冥冥之中的感觉他们之间的相似性,让我觉得很奇妙。海子孤单,梵高孤寂;海子喜欢小麦,梵高热爱向日葵;海子不被人理解,于是开始写诗,梵高不被人理解,于是开始作画;,他们的命运,却是这样的让人惋惜。

海子是天才,是一个15岁考入北大的天才,是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天才,可是没有太阳,没有幸福,没有幸福的闪电——至少他没有。

海子是农业的儿子,他喜欢泥土,可是并没有负担起泥土的代价,他本是一道光,却想埋葬在地下,让植物吸收他的养分,让人们立足于此生长,的结果,可能失败的有些悲壮。

海子自杀了,是的,这个璀璨夺目的太阳,以一种干净、尊严的一种方式留下了永恒,海子是在死亡意象中沉浸太深了,他忘记了生活,甚至是生命。

纵观海子的一生,我不知道他的人生,或许他在天堂看见我的文字,会笑我的肤浅,笑我的无知。我不在乎,我不恼怒,因为我相信我的灵魂他可以看透,他的灵魂,我却不懂。但是,我愿意怀着一颗敬畏的心,称他一声英雄,悲剧性的英雄。

他不是生在光明的王子,他在自己的领域,做自己的国王。他在故乡。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岐山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丰城中医院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汕头治疗妇科病的医院那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