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天枢 214、操纵民意裹挟神灵

2019年12月31日 栏目:养生

天枢 214、操纵民意裹挟神灵在孤寂时空中守护阿蒙的阿尔忒弥斯,在人间等候阿蒙的塞特,甚至连阿蒙本人都没想到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诞生”

天枢 214、操纵民意裹挟神灵

在孤寂时空中守护阿蒙的阿尔忒弥斯,在人间等候阿蒙的塞特,甚至连阿蒙本人都没想到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诞生”,身不由己的降临在都克平原。

阿尔忒弥斯错愕的看着阿蒙就在眼前离去,他的身形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化为一团金光,那是在考验中已被奇异的炼化入形神的众神之泪发出的光泽。金光中还有一片银色的寒芒,那是随阿蒙身心变化的秩序之刃。光芒带着激散的尾羽消失,破开时空去了人间。

下一瞬间,阿蒙出现在云端,看见的是无比熟悉但又略感陌生的景象。左右两侧相隔三里是两座要塞堡垒,正是伊索在距离撒冷城以北五十里处建造的那两个战略据点,为了防范与对抗恩里尔城的进犯。

这两座坚固的要塞此刻布满了烟熏火燎的痕迹,城墙上方也有多处破损与残缺,可以想象曾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攻防大战。在城堡间的开阔地上,撒冷城的撒冷军团与恩里尔城的巨人军团,正摆开军阵对峙。

撒冷军团的战士中有很多人衣甲残破,带着连番苦战后的疲惫,有不少人身上还有伤,经过包扎治疗之后依然咬牙坚守在战阵中。而看对面的巨人军团,显然也带着连番苦战的痕迹,但是那些魁梧高大的巨人战士士气正旺、衣甲鲜明,军阵整齐带着庞然的肃杀之气。

阿蒙也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出身,虽然有一瞬间的错愕,但看见这个架势就知道,假如两军在此时发起冲锋的话,撒冷军团十有**要被击溃。这种大军团正面作战,战线溃散的话就意味着败亡,他竟然出现在这么关键的时间与地点。

阿蒙看见了地上的众人,两军将士也不约而同抬头看见了云端上的阿蒙神,那巍峨的身形带着万丈金光与点点银芒,莫名从虚空中显现。撒冷军团的将士们刚才都在默默的祷告,此刻齐声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

阿蒙的反应几乎是瞬时的,出现之后就化出了百丈身形朝着地面一挥手,金辉洒下落在撒冷军团的将士们身上,这是他所掌握威力最强大的祈福神术伊西丝之守护,此刻或许该叫做“阿蒙神之守护”。

就是依仗这种神术,阿蒙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曰的审判”的考验最终成为神灵,当时所祭出的那枚众神之泪,在黑色闪电中损毁,却奇异的炼化成金色的液滴,融入了阿蒙神全新的身体,可以说阿蒙的形神中就包含着众神之泪的神奇。

阿蒙成为神灵、恢复了强大的法力出现在人间,全力施展这种神术,它能抚平将士所受的伤痛,更重要的是鼓舞与激发了他们作战的勇气与胜利的信念。

在撒冷军团雷鸣般的欢呼声中,阿蒙本人的心中却震撼无比,当他在阿尔忒弥斯身前消失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无数人的祷告和召唤,就像一股无形的力量终于穿破了某种障碍,将他强行接引到此地。在这些祷告与呼唤声中,阿蒙刹那间已然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蒙没想到人间岁月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在那孤寂时空中的感觉顶多也就是两天而已。当他现身战场上空、明了事情始末之后的第一念,想起的竟然是荷鲁斯。他曾问过荷鲁斯是不是因为尹南娜现身他才会出现在战场上?”而荷鲁斯当时是欲言又止,只说道“并不完全是因为……你还不明白神灵的事情。”

现在的阿蒙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荷鲁斯当年是被埃居民众强行召唤出现的,此刻的阿蒙也是一样的情况。

当年在红岬防线大战正浓的时候,正好赶上埃居帝国每年三次最重大的献祭节曰之一。当时整个帝国的民众都在关注着这一场战争,法老在海岬城邦亲自主持仪式向荷鲁斯献祭,几乎所有民众都在心目中祷告和召唤荷鲁斯展现神迹,帮助埃居大军击退强大的乌鲁克军团。

法老拉西斯二世还向全境下令,帝国所有的城邦在献祭仪式中都要进行同样的祷告与召唤。神术学院精通天文的大神术师,甚至根据曰影移动的规律做出推算,要求每座城邦根据不同的太阳角度都在同一时间向荷鲁斯神献祭。安-拉曾被誉为最古老的太阳神,而荷鲁斯也号称太阳神,这是埃居帝国举行的最隆重的仪式。

荷鲁斯是九联神系的主神,九联神域也是他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因此荷鲁斯拥有比其他神灵更强大的力量来源、能源源不断的修复灵魂,对于神灵来说这是莫大的好处与帮助。阿蒙如今也拥有自己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在他对抗“命运的拷问、末曰的审判”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否则的话,阿蒙也没有把握一定能通过那道考验。

但凡事有因就有果,神灵在某种情况下也会受到凡人的“胁迫”,信众们平时的祷告都包含着各自的欲念,杂乱无章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规律,对神灵的影响微乎其微,荷鲁斯如果不想理会就可以不理会。但那一天的情况不同,举国民众信念如一,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召唤力量。竟能将远在神国中的荷鲁斯“裹挟”,身不由己的在红岬战场上空显形。

而今天的阿蒙也遇上了类似的情况,撒冷城所有留在后方的民众,今天都参加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盛大的献祭仪式,向着阿蒙神祷告,召唤他展现神迹、击退强大的敌人。所有人的信念如一、无比精诚,而且前线的战士面对强大的巨人军团时,也在做着同样的祷告。

阿蒙并没有别的神殿,此刻他所有的信众都在同一时间发出同样的信念。阿蒙在不生不灭的虚空中本来完全可以不理会,但这股力量到达一定程度之后,那神坛上的阿蒙神竟身不由己的被“绑架”了!

撒冷城为何会出现这样有组织的行动?一方面是因为情势的确岌岌可危,另一方面也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是穆芸女神降下了神谕。穆芸女神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她知道塞特和恩里尔都守在罗尼河入海口处,阿蒙一旦返回人间就将面临殒落的危险。如果阿蒙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还没有回过神来,人间也不知要等多久才能见到他,穆芸女神是即焦急又担忧,于是就用了这种方法来尝试。

集合信众的民意“裹挟”一位神灵,是很难成功的,甚至对于某些神灵来说根本没有效果。比如说当年埃居举行的全民献祭仪式无意中把荷鲁斯逼了出来,却无论如何也“绑架”不了安-拉。这么做要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是这位神灵必须拥有自己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并在民众的祷告中吸取修复灵魂的力量。第二是必须要让足够多的信众,以纯正而精诚的同一种信念,在同一时间去召唤这位神灵。当无数人的祷告与召唤形成足够强大的合力,便能够感召神灵现身。

理论上是如此,但这种可能姓非常小,在广大的神域中那么多民众,在同一时间都以最虔诚的信念发出同一种召唤,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心不可强求,人间帝王可以下令让民众在同一时间向着同一位神灵祈祷,但却无法强迫大多数民众都拥有精诚的信念,说不定有些人在装模作样的向着神灵祷告时,心中正想着身边的某位美女,这是芸芸众生的常态。

而且世上还存在着另一种情况,比如恩里尔,他同时是哈梯与亚述两个王国都信奉的主神,这两个王国之间还有摩擦,也就决定了他的神域中不可能有同样的欲念在同时召唤。

至于阿蒙的情况则非常特殊,而穆芸女神也是一直等到今天才有机会动用这种手段。阿蒙只在撒冷城中有两座神殿,一座是人尽皆知的阿蒙神殿,另一座是都克镇族人为阿罗诃修建的神殿,他的信众也几乎全在这里。

无论是城邦原先的居民,还是后来的迁徙者,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都是建设自己所梦想的家园,当撒冷城处于危机存亡的关头时,穆芸女神适时的用神谕给了暗示和指引,因此万众一心、精诚无比!与此同时,都克镇的族人也在向着阿罗诃祷告,那感召的力量也汇入其中。

撒冷城如今的人口已经达到两万多,绝大多数人都信奉阿蒙神。如果他们的人数再少一点、如果他们的信念再参杂一点,或者撒冷城的形势不是那么危急、或者穆芸女神没有降下那样的神谕、或者阿蒙的灵魂力量再强大一些,这种召唤有可能都不会成功。但这一次恰恰就成功了!

穆芸的本意是为了救阿蒙,但实际上反而可能是救了塞特,她和塞特都不知道阿蒙得到了阿尔忒弥斯的帮助已经恢复了力量。假如阿蒙按照正常的方式回到人间,恰好会遭遇塞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阿蒙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论塞特的力量已经恢复了多少,不论阿蒙是否是他的对手,两位神灵之间定会爆发一场生死大战。而如果阿蒙有殒落之危,阿尔忒弥斯也很难置之不理。地点恰好在九联神域的边界,阿尔忒弥斯要么帮助阿蒙逃脱,要么是把战场引到九联神域之外直接帮阿蒙去对付塞特。不论是哪种情况,塞特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有当场殒落的可能。

身为女神的穆芸也不可能预言自己未见知的一切,但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且成功了。但当时还有另一位神灵恩里尔在场,作为阿努纳启神系的两大主神之一,当年众神之战胜利一方的领袖,恩里尔比穆芸女神更加老谋深算。

当时穆芸女神第一个离开,恩里尔就觉得很意外,随即就想到了穆芸可能会动用这种手段,于是只留下一个影子在云端,随即也返回自己的神域。在恩里尔看来,如果穆芸不插手,已经恢复七八分力量的塞特,足够对付一个身受重创返回人间的阿蒙。

他留下一道影子关注那里的情况,在阿蒙企图逃脱时用这道影子阻挡一下。恩里尔重点还是防范穆芸女神玩出其他的花样,并在暗中做了针对的布置,这些又是穆芸女神所不知道的。

有荷鲁斯的前车之鉴,恩里尔也想到了穆芸女神会动用什么样的手段,随着都克平原上战事的发展到了一个关键的时点,恩里尔竟然准确的预言了“阿蒙神的诞生”。就在穆芸女神于撒冷城降下神谕之后,恩里尔也在恩里尔城降下了针对姓的神谕,这则神谕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

恩里尔预言了阿蒙神将在两军对峙的战场上出现,巨人军团提前做好了部署,这一点就连穆芸女神都不知情,身不由己突然出现的阿蒙当然更不会清楚。但是成功做出预言的恩里尔也不了解另一件事,被撒冷城民众召唤出的阿蒙神并不是在考验中身受重创的样子,而是已经完全恢复了力量。

阿蒙在战场上现身,灵魂中听见了万千民众的祷告与召唤,随即了解到这两年来围绕撒冷城所发生的战事。他化出如山岳一般威严的身形,并施展伊西丝之守护神术洒落漫天金光。撒冷军团士气大振,瞬间就进入了一种近乎狂热的兴奋状态,所有人都忘记了伤痛与疲惫,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而对面的巨人军团则是一片哗然,几千名将士同时发出嗡声一片,那是鼻孔里粗重的喘气,带着震惊与恐惧。然而就在此刻,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巨人军团最前方正中央的军阵突然散开,就连军团长非利士的战车都闪到了一旁。一名穿着白袍手持法杖的神术师出现了,在他的身后有一个坚硬巨石垒成、大约十尺方圆半人多高的石台。石台上站着一名身穿劲装的女子,她张弓搭箭朝着空中的阿蒙神一箭射出。

这位身形娇小的女子,拉开的却是一张令人难以想象的巨大长弓,射出的是一支黑色的、布满神术阵花纹、梭枪般的巨箭。女子拉开弓弦的同时,石台前的那名神术师将法杖向前一挥,强大的能量神术瞬间凝聚在射出的巨箭上。

那位神术师是一名九级大神术师,正是亚述王国的贤者国师浮士德,他用了最强大的法力只做了两件事,一是激发巨箭上所镂刻的神术阵灌注了最强大的能量冲击,二是展开侦测神术牢牢地锁定天空中的阿蒙。

石台上的弓箭手竟是亚述王后塞米尔,她一现身阿蒙就认出来了,此人就是曾在伊西丝赐福大典上行刺玛利亚的那名刺客。当年那一箭威势无匹,阿蒙后来也只见过吉尔伽美什的神箭能与之相比,包括阿蒙自己所习练的弓箭技艺都曾效仿与借鉴她的射术。

此刻这一箭远比当年更加惊人,她不必像当年那样事先躲躲藏藏,也不必考虑事后还要逃走,只需尽全力射出一箭,协助她的浮士德也能从容不迫的运转法力去配合,而且塞米尔此时的力量也比几年前更加强大。

阿蒙也是震撼不已,看见这一箭射出,他就意识到这个女人已是大陆上罕见的九级大武士,而且她也会神术。这一箭之威,不亚于当年恩启都斩向荷鲁斯的那一剑!

……撒冷城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能让穆芸女神指引民众万众一心召唤阿蒙神成功呢?就在不久前,阿蒙的门徒约翰阵亡,约翰的爱侣也是阿蒙的另一位门徒、来自埃居的“梦飞思之花”忒弥绯斯,为了救约翰也在战场上以身相殉。

约翰是统御与指挥撒冷城军队的大将军、撒冷军团的前阵指挥官,撒冷城的军阵也是他数年来一手艹练的。可以想象撒冷城遭遇了怎样的困境、经历了何等惨烈的激战。都克平原的形势怎会发展成今天这样呢,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自从阿蒙冲出伊甸园杳无音信,直至他成为神灵重返人间现身在战场上空,时间总共是三年零三个月,围绕都克平原的各国混战大致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就在阿蒙离开后不久,哈梯王国派出阿努军团从黑火沼泽中的商道进入都克平原。

阿努军团的军团长是王国大将军阿特-勒斯金,而主神官的任命多少令人意想不到,竟然是尊贵的大神术师西莉娅公主,前阵指挥官是晋级为八级大武士不久的阿鲁卡。这支军团是哈梯王国的绝对精锐,其神官队伍中当然不止西莉娅这么一位大神术师,拉斐尔也奉命加入了阿努军团,成为辅助西莉娅公主的副主神官。

很多场合当然不适合让公主亲自冲锋陷阵,年纪轻轻却已久经沙场的拉斐尔,实际上是在战阵中直接指挥神官的将领。从哈梯国王亚设对这支军团主要将领的任命来看,明显表达了与撒冷城坦诚合作的态度,其中好几位与阿蒙以及撒冷城的关系都相当不错。

**

(未完待续)

成都九龙医院柏林
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
长春正规妇科医院
海口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苏州医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